您好,欢迎光临安徽省净水行业协会!
今天是:
您的位置:首页 > 法规标准
发改委:确定行业协会商会第一批脱钩试点单位
资讯 | 2015年11月17日  来源:安徽经济报

    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,发布宏观经济运行数据并回应热点问题,发改委相关负责同志出席发布会,并回答记者提问。

  国家发改委政研室主任、新闻发言人施子海介绍称,6月30日中办国办印发《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》以来,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了脱钩后党建工作管理体制调整、行业公共信息平台建设、国有资产管理、承接政府购买服务、综合监管等10个方面的配套文件。目前,除综合监管配套文件扩大范围征求意见,正在修改完善外,其他9个文件10月底前已全部印发。与此同时,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,加快推进在机构、职能、人员、党建和外事等方面的脱钩试点工作,目前已确定全国性行业协会第一批脱钩试点单位,将尽快公布。

行业协会脱钩不要叶公好龙

财政部决定从2018年起,中央财政取消对行业协会商会的直接拨款。2016~2017年为财政拨款退坡过渡期,中央财政对原来有财政预算支持的行业协会,按原经费管理渠道逐年递减。

   报道同时指出,用于安置历次政府机构改革分流人员的财政资金,仍按原规定执行;行业协会现有离退休人员经费,结合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等另行明确处理方式。

   说了多年的行业协会市场化改革,至少在中央层面总算有了一个明确的时间表。

   行业协会本来就应该是市场自律的产物,之所以与政府脱不清干系,是因为有两个关键因素。

   其一,在多年的政府精简机构改革中,往往把行业协会当作分流人员的重要安置渠道。为了让被分流人员愿意到行业协会工作,一个重要的制度安排,就是工资待遇继续由财政负担,免除其后顾之忧,甚至职级也不变,结果造成不少行业协会不仅有数额不菲的财政直接拨款,而且事实上还存在相对应的行政级别,最高级别甚至达到正部级、副部级。这些带着官职过去的行业协会新领导人,自然也把曾经的权力资源和工作习惯一并带了过去,许多行业协会由此被人称为“二政府”也就不足为奇。

   其二,在曾经的改革方案中,一条重要的原则,就是该政府管的事情政府管,该市场自律的事情主要由行业协会负责,甚至也列出了政府转移权力的原则清单。但在实际改革过程中,一方面,许多转移后的权力,在“二政府”色彩浓厚的行业协会,运作方式与曾经的政府部门竟无二致,自然得不到行业内的支持。另一方面,许多政府部门以权力转移后出现诸多乱象为由,又开始以各种方式回收权力,导致改革倒退。再次进入一管就死、一放就乱、一乱再管的恶性循环。

   第一个问题,现在看来随着原分流人员到龄退休等自然淘汰,解决的条件基本成熟,这恐怕也是财政部此时出台彻底脱钩政策的大背景,真正的难题是如何真正解决第二个问题,也就是如何让行业协会真正成为按照市场原则组建的法人,并能够真正起到行业自律的作用。

   现在有一种担心,认为行业协会有可能被少数行业巨头垄断,行业内中小企业的权益不能得到有效保障,甚至巨头们的价格垄断等行为,还会伤害到消费者的权益。问题是这种担心貌似有道理,实则是强词夺理。

   首先,从现在市场上存在的各种乱象来看,政府并没有能力管好本该由市场自律的事情,所以才启动行业协会脱钩的改革。在这个已经形成共识的问题上再打口水官司已没有任何意义。其次,对行业协会本身可能存在弊端的担心,并不是政府回收权力的理由,而应该是政府提高监管能力的职责所在。行业协会如何组成,如何保障中小企业的权益,如何防止巨头联盟损害消费者利益,都完全可以通过法规制定、政策指引、强力监管来实现,不仅使政府顺利回到市场裁判员的中立角色,而且制度性地避免了政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角色错位。同时,如今新产业、新业态蜂起,冷暖自知的行业自律,远比后知后觉的政府监管要有效太多。

   发达国家的经验已经反复证明,市场的力量、自治的力量,以及法规和消费者的有效监督,完全有能力让行业协会成为有效的市场自律的主体,深圳的家具业行业协会、服装业行业协会等,已经做出了有益的探索。期待以创新为本的深圳,能够再次走在前面。

关于协会 | 资讯中心 | 人物专访 | 培训学院 | 协会会员 | 协会刊物 | 视频/音频 | 公益活动 | 法规标准
Copyright@2010-2020 ci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省净水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
运营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高新区天波路189号软件园2号区 邮编:230000 皖ICP备:11016340号 技术支持:伟冠传媒